法律人工智能与法律服务

发布时间:2020-05-12 14:01:00

从“互联网+法律”到“AI+法”,法律服务领域的技术变革呈现出爆炸式增长。业界和外界已经开始了一些讨论。人工智能会取代律师吗?关于这个问题,我想从三个方面来谈,每个方面围绕三个关键词。

从“互联网+法律”到“AI+法”,法律服务领域的技术变革呈现出爆炸式增长。业界和外界已经开始了一些讨论。人工智能会取代律师吗?关于这个问题,我想从三个方面来谈,每个方面围绕三个关键词。

此前很多律师都提到,法律服务的不规范将成为法律人工智能不可逾越的障碍。什么是“非标准化”?我认为它体现在三个方面:目的、情感和紧张。

专业律师服务的价值不仅在于法律专业知识本身,更在于对客户目的的理解和事先的判断。

以商业律师的工作为例,在审查工程合同的过程中,对建筑材料的价格有多种参考标准,有些参考价格会随着市场而波动。律师站在供需双方的角度,处于优先成交或优先防范风险的地位,对具体条款中价格标准的选择有不同的判断。在这种判断的背后,我们不仅要充分了解客户的经营宗旨,还要熟悉客户行业的规则和做法。它不是一个充满法律法规和案件处理的数据库。

客户找律师只是想知道他是否可以离婚,打赢官司,并收回债务?这些事情都是非常重要和真实的,但除了法律纠纷本身,一个活着的律师往往会充当委托人的情感依赖。

有很多律师在深夜接到客户的电话,谈论案件中突然失去的情绪。即使法律人工智能能够通过预设程序和在线数据的支持,正确回答客户的所有专业问题,但如果不能正确应对客户的情绪波动,相信很难获得当事人的信任。

目前,法律人工智能有两种模式。一种是预设一个程序,回答一些常见的法律咨询问题,比如你是否可以离婚,你是否可以获得监护权,你可以赔偿多少交通事故。另一个就像没有诉讼一样。通过大量数据的积累和挖掘,可以在后台对其进行分析、匹配,更灵活地解决用户的法律服务需求——这些解决方案基本上都是基于现有的法律数据。

律师日常工作中重要的部分是解决很多前所未闻的问题,很多合同协议、公司结构,在律师意识到之前,**上没有数据记录,也没有基于历史数据的机器人,所以恐怕不能有同样的适应性。

面对每一次人工智能的热门话题和层出不穷的法律人工智能产品,我不认为律师的态度应该是“冷漠、恐慌和追求”。

首先,对新技术的无知很容易导致——律师应充分发挥收集和掌握信息的专业能力,了解与行业相关的新事物,虽然目前只是概念炒作,未来不会成为行业改革的契机;其次,恐惧大多来自于外行的担忧——真正创造服务价值的律师自然理解法律服务的原创性和难以取代的核心法律人工智能只会嘲笑法律人工智能取代律师的言论。后,这种追求是对自身定位的盲从——在这些新技术、新概念的新闻环境中,律师也应保持充分的理性,在理解的基础上,审视这些概念的真实性、背后的机制,并结合自身的行业环境、职业阶段,发展需要,终决定是否跟进。

汽车、火车、轮船、飞机等交通工具的出现,打破了人类空间的界限;网络、电话、微信等通讯工具的出现,打破了人类信息的界限。新技术带来的许多辅助工具就像人类在陆地、空中和网络**的触角,是人类本体论的延伸,有助于人类突破生物本体论的局限。

君子之性不异,乃是善与假。相信法律人工智能产品的研发和完善终会成为律师服务的延伸。知道如何使用这些扩展的律师可以提快捷率,打破时间和空间限制,为自己和客户创造更多价值。

事实上,法律人工智能的研发离不开律师。笔者曾参与过一款法律智能产品的研发。目前,该产品计划在离婚、劳资纠纷、贷款纠纷、交通事故四个环节上线。在研发过程中,除了研发团队内部开发人员的参与外,团队还与各部门相应法律专业领域的个别律师、律师团队甚至所有专业律师进行了密切的沟通与合作。

人工智能的前提仍然是人为的,法律人工智能的经验和判断是没有根据的。形成过程离不开业内专业律师的智力贡献。只要有很多合作机会,其实就有很多。既然法律人工智能是一种必然的新趋势,为什么不参与其中,成为法律人工智能的奠基人呢?

在律师行业,对于一些低技术含量的服务,也不乏利用信息不对称收取高额费用的现象。对于法律服务消费频率不高的普通人来说,一个不称职的律师会留下长期的心理阴影,使法律服务市场对外看“很深”。

法律人工智能的主要市场领域是技术含量低、智力成果少、操作规范的法律服务。在保证服务质量的同时,规模效应将大大降低单一服务价格,消除过去成本效益严重失衡的法律服务。

通过法律人工智能搭建律师与客户之间的桥梁,将使法律服务市场上的信息流动更加迅速、准确、透明。

客户有更多的决策参考。法律服务进入买方市场。律师事务所只有不断开发出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个性化法律产品,不断提升用户体验,才能在未来的多维数据筛选中脱颖而出。这迫使律师、律师团队和律师事务所向高等业务迈进,单向积累更好的历史数据,终优化整个法律服务市场。

在笔者看来,目前看起来新颖的法律人工智能产品,在不久的将来,将成为律师乃至普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们每天都会使用但从不谈论的基础设施。

这样的基础设施一旦建成,可能会将法律服务市场推向两个层面:普通的法律服务领域完全由人工智能运作,不需要浪费人力资源,基本法律服务的市场价格将回归理性;而律师也将借助法律人工智能产品获得更强的信息整合、分析和判断能力,因此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度努力研究和深化细分服务领域,顺应法律服务市场结构的变化。